《新婚夜,病弱老公突然要亲我?》 小说介绍

【1V1,替嫁+扮猪吃老虎+打脸】
被誉为曦城商界“天才少女”的谢绽,因叔叔的蓄谋意外失踪,醒来后变成一个性子单纯又有股倔劲儿的憨憨,替救命恩人的女儿出嫁冲喜。
原以为新婚丈夫是个枯瘦如才的病秧子,没想到竟是一位宛如神邸般的王子。
好帅啊!谢绽心头怦怦跳,眨着星星眼,深情告白:“老公,我会好好照顾你,给你生孩子。”
深邃的眉眼冰凉如水,磁性般的嗓音幽幽响起:“别,碰,我。”。书中主要讲述了:谢绽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里面的人和事都模模糊糊,梦的最后一阵天旋地转。咣当,砰啪!身体失重般往下坠落。她,是不是快死了?不知过了多久,谢绽才艰难地撑开眼皮,她看到黑漆漆的天花板,身体像散了架般难受非……

《新婚夜,病弱老公突然要亲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谢绽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里面的人和事都模模糊糊,梦的最后一阵天旋地转。

咣当,砰啪!身体失重般往下坠落。

她,是不是快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谢绽才艰难地撑开眼皮,她看到黑漆漆的天花板,身体像散了架般难受非常。

谢绽撑着身子,奋力坐起身,看见周围发旧发黄的木制家具。

摸着后脑勺,环顾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脑海一片空白,头依旧晕沉沉的,谢绽抚着被纱布缠绕的脑袋,仿佛被重力死死按压着。

一名中年妇女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穿着最普通的素色布衣,凌乱的头发随意耷拉在脸上,模样十分不修边幅。

谢绽紧张的问,语气一扫往日的清冷,软软的声音听上去毫无杀伤力。

王凤慈爱的问。

谢绽心头一个激灵,诧异地看着妇女,

王凤见她一副懵懂的模样,不觉吃了一惊,又问:

谢绽用力想着,整个脑袋就开始发胀发痛,她忍不住抱住头,

吱呀——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赤着双脚,皮肤黝黑的男人。

王凤傻了,

谢绽摸着脑袋,神色莫名地看着这个男人,完全没有熟悉感。

男人剜了王凤一眼,正色道:

谢绽紧紧抱着脑袋。

男人给王凤使眼色。

谢绽重新躺下,很快又陷入昏睡。

王凤给她擦了擦额上的虚汗,才出了屋,关上房门。

明刚目光灼灼,

王凤惊呆了,这才明白刚才明刚对谢绽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紧张的说:

明刚看了看周围,悄声说:

王凤越说声音越小,心头也越发往下沉。

是啊,虽然那笔钱足够他们吃穿一辈子,但是村子里的男人都思想保守,等她女儿回来恐怕也没人要了。

明刚见王凤眼神犹豫,知道说动了她,于是更加卖力劝说:

为了女儿,王凤咬咬牙,问道:

明刚在王凤耳边低声细语。

房间内昏睡过去的谢绽不知道自己正被人算计……

一个月后,一辆加长版豪华轿车朝着帝都北郊的别墅群驶去。

车子里的人穿着红色旗袍,黑色的长发被挽成发髻,中规中矩的中式装束愣是把年岁不大的姑娘打扮得老了几岁。

谢绽双手紧紧交握,白皙的皮肤上化了层厚重的新娘妆,仍能看出她的紧张与不安。

事实上自从她醒来后,心中就一直不安,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

她的脑海里只有出嫁前妈妈叮嘱自己的话,为了家人的平安,要好好照顾顾家大少爷。

说话的是司机兼助理杨浩,也是顾沉烨身边最信任的人。

约莫二十七八的年纪,长相普通,但身上有股正气。

安慰的话语令谢绽紧张的心稍稍放下,她笑着回答:

杨浩尴尬的说,叫哥可不敢当。

清澈的双瞳望向窗外,她就这样嫁了吗?

呼,不像电视里那般热闹,感觉怪怪的呢。

车流越来越少,直到前方出现一座白石砌成的拱门,十米长的伸缩闸门在看到车牌号后,自动缩回去。

旁边还有五名保安齐齐站立,目送他们进入小区。

杨浩介绍。

杨浩笑容僵了僵,谢绽的口气真诚到差点让他以为眼前的姑娘不是夫人派来监视少爷的。

车子沿着最右边的小道,一直驶到尽头才停下。

谢绽下了车,朝四周看去,发现周围都是树木花草,与前面那些联排别墅不同,这是完全独立出来的一幢小洋楼。

中式风格的三层洋楼在这片茂密的林木深处,显得格外神秘。

杨浩将她的行李从后备箱拿出来。

谢绽默默地跟在杨浩身后,别墅的大门是打开的,一进门便看到杨浩所介绍的顾嫂。

两鬓泛白,眼角有明显的鱼尾纹。皮肤偏黄,看上去很严肃。

顾嫂围着围裙,毕恭毕敬的对谢绽喊道:

声音不卑不亢,但是语气听起来,倒不像是欢迎她。

谢绽望着年长的顾嫂,礼貌喊道:

小说《新婚夜,病弱老公突然要亲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