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农女探花郎》 小说介绍

大仇得报,南姝终于等到母亲来接她了。
不曾想,竟是重生回到了十年前。
重活一世,柳南姝只想对母亲尽孝,对薛胤报恩,无奈总有几个不长眼的总在眼前蹦哒。
恶毒奶奶总找机会卖了她!
贪心婶婶觊觎她家良田新房!
可恶大伯公然夺她产业据为己有!
再世为人,她打小人,斗恶人,觅良人,带着母亲嫁人,最终陪着夫君步步权倾。。书中主要讲述了:是他!柳南姝背着竹篓转身就走,这世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看着如螃蟹般张着双臂背着药箱拦在身前的男子,柳南姝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柳姑娘,失礼了,在下乃芝荣堂王大夫,多日前有幸为姑娘诊治过,我观姑娘今日气……

《福星农女探花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是他!

柳南姝背着竹篓转身就走,这世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看着如螃蟹般张着双臂背着药箱拦在身前的男子,柳南姝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柳南姝低头回复,掩饰内心的忐忑与慌张,赶快又换了一个前进方向,快点离去。

刚走几步,身后便传来王全贵的声音。

适时,柳南姝停下了脚步。不得不说王全贵此人年纪轻轻便能从学徒到独挡一面,为病人上门出诊,的确有过人之处,眼神也是老辣。

王全贵见柳南姝被自己猜中了心思,唇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徐徐走向她。

柳南姝有些顾虑,病好后她还未想好以何种姿态来面对他?

他看了这筐何首乌会不会想起什么?

可这半筐何首乌她花了好几天的功夫才挖得,为此手掌心都磨出了水疱,背着竹篓走来镇上,也是花了好一番功夫,如若不能找到买家卖出,那她岂不是要白忙活了。

柳南姝没再说话,但也没离去。

柳南姝刚进入,小学徒恼怒地声音传来。

柳南姝蹙起柳叶眉,转身准备离去。

王全贵怒了,他好不容易将人带进来,怎么还来个不长眼的。

小学徒臊红了脸,这是来佟掌柜这里做学徒一年来,第一次大庭广众之下被训。

几个学徒都懵了,一向谦逊有礼的佟掌柜爱徒王大夫怒了。

王全贵人前一贯表现得谦逊有礼,勤学钻研,此刻自不会为讨得柳南姝高兴而不分清红皂白。

小刘学徒赶忙解释,语气饱含委屈。

柳南姝立马怼上去,

小刘学徒嗤得一声笑了,鄙视的眼神上下打量柳南姝的衣着。

显然,小刘学徒把被王全贵训他的不满,全都发泄到柳南姝的身上。

小刘学徒这么一说,馆里有人就开始窃窃私语了。

主要是今年在芝荣堂不远处,又开了家益生堂,里面坐诊大夫听说是从上京来的,装修的比他们气派不说,背景和实力还不容小觑,芝荣堂很多以前的老顾客都转头去他家了。

一道威严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学徒们齐齐低头后退,让出一条道。

柳南姝循声望去,一个胡须花白精瘦的老者,身穿一套灰色圆领的长衫,缓缓朝她这边走来。老者个头不高,但眼睛尤为明亮。

王全贵立马笑着上前抢答:

柳南姝不急不缓道:

小刘学徒不屑嘀咕,

……

小刘学徒说完后,引起一群男子共鸣,开始对柳南姝指指点点。

自古女子多是不易,被要求三从四德就不说了,还是男人的附属品,传宗接代的工具。真正敢抛弃世俗的眼光,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人,少之又少。

柳南姝仿佛已经预料到外界的这些声音,并未作出解释,众口烁金,无须理会。

佟掌柜没吱声,只是冷着脸眼,眼神朝说话的人一一扫过去,示意安静。

芝荣堂在镇上屹立百年不倒,收集了很多名贵药材。镇子周边多居民以采药为生,山上名贵药草不少,但由于所处地理位置险峻,很少有人愿舍命进入。

不太危险的地区经常被采药人惠顾,久而久之,能采到的草药也就越来越少。

芝荣堂供给的药材多是人工培植,多数药材由药商统一输送,对外也会收一些常见的草药,让百姓赚些小钱,让芝荣堂的善意之举家喻户晓。

放下背篓,柳南姝轻轻拔开背篓上面盖住的那层猪草,将其中一个何首乌轻轻拿出。

柳南姝找了株形态最好的递给佟掌柜。

识得草药的大夫与学徒抽吸一声,佟掌柜更是仔细地端看起来。

只见佟掌柜手中的何首乌,皮黑紫色,似人形,块根须密又长,顶端还有膨大的长椭圆形,根须沾着新鲜的泥土,因为竹篓的空间有限,有些细小的根微微折断。

光这一株,少说也有百年史了,哪里还是小刘学徒嘴里说得那种,从路边摘来的花花草草!

话虽这么说,但明显低气是不足得。

也不知道这个小刘学徒还在苦苦挣扎什么?难道群众雪亮的眼睛还不足以证明吗?

柳南姝不禁疑惑,这个小学徒对她哪来如此大的偏见?

王全贵喝斥,幸得他今日拦住了柳姑娘,将她请进堂内,否则这一筐上好的药材有可能就白白便宜益生堂了。

小说《福星农女探花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