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适我愿兮》 小说介绍

赵蔓青作为最没有存在感的公主,低声下气十几年,只想过安生日子。
没想到遇到一个疯批王爷,被裹挟进了朝堂争斗之中。
可她也并没有坐个凤椅的兴致啊!这破皇宫她早就待够了好吗!
既然能上了这条贼船,她就能反水!又不是恋爱脑,谁要管你死活?!
可那个工于心计的狠厉王爷薄野,死到临头还喃喃问她——
“卿卿,适君愿兮?”。书中主要讲述了:赵蔓青刚走出凤阳殿的门,迎面撞上了庄贵妃。“长乐公主,好大的脾气。”庄贵妃拦住她的去路,笑道,“跟母妃说说,是谁惹我们生气了?”赵蔓青福身行礼:“母妃,怎么这会子想起过来了?”近日丞相府里送来了一批好……

《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赵蔓青刚走出凤阳殿的门,迎面撞上了庄贵妃。

庄贵妃拦住她的去路,笑道,

赵蔓青福身行礼:

近日丞相府里送来了一批好料子,她喜欢的紧,只是大红大紫的颜色,实在不适合她这个上了岁数的人穿。

她笑着轻轻刮了一下赵清寒的鼻子,挽着她折回去,轻声道道:

赵蔓青眼睛一亮,在她身后探来探去,母妃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包裹,问道:

庄贵妃哑然,

赵蔓青欢欢喜喜的站起来,张开双手给她量尺寸,庄贵妃这绳一展,是比上次长出不少,不由得叹道小姑娘就是长得快,她的长乐,也是个大姑娘了。她知道长乐在宫里过得并不是那么舒心,好在孩子心大着呢,长乐公主,这真是应了这个封号,长乐长乐。

内务府送来的衣服,都是常规的制式,无趣极了!赵蔓青心道,还好有娘亲记挂着我呢,况且娘亲的手艺,不知道比织造局那些人好到哪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补上一句:

庄贵妃点点头允了下来:

庄贵妃给她量好了身形,长长的绳儿在手中一绕,忽而盘成了一小团,像变戏法似的,收了东西就打算离开。

赵蔓青赶忙拉住她,扶着她到一旁的小茶几前坐下,几番犹豫还是开了口:

庄贵妃知道她的意思,但母亲总归是不想女儿离开自己的,她的长乐能一辈子生活在她身边才好呢。于是她装傻充愣:

赵蔓青看她这样,也知道庄贵妃不支持自己,喃喃乞求道:

这事儿压根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就算过年了是四八了,那在母亲眼里可不都是姑娘,多大年纪又有什么区别?

她本还想求求母妃,让她在父皇面前提一嘴儿,说不定这事儿好成,没想到她拒绝的如此坚定。

父皇如今这么享受儿女绕膝的时光,她这是出不出得去了。

赵蔓青眨了眨眼:

庄贵妃铁了心不掺和她这件事儿,见她泫然欲泣,于心不忍,只好把头扭过一边去,任她怎么说都没用,嗤道:

赵蔓青耷拉个脸,努嘴瞥了一眼书案的方向。

她低声道,

庄贵妃看过去,见零零散散落了一桌子的宣纸,几乎都是空白的,她忍不住发笑:

赵蔓青心虚的移开目光,随口一答算是绕过了令人痛苦的话题,接着又与庄贵妃随兴聊了会儿琐碎事,直到戌时,庄贵妃见天色已晚,娘俩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互相散去休息。

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被庄贵妃打断了的那件事儿,就算她日后要出宫去了,也必须在走之前给内务府一个小小的训诫。主子再不受宠爱,那也是主子。下人们捞点油水无可厚非,但是要拎得清自己的位置。

第二天清晨,赵蔓青早早的起了床,气势汹汹的就离开了凤阳殿。

赵蔓青鲜少出门,绕了小半圈才走到内务府的院子。

院子里不见人影,出奇的安静,她踩在雪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显得格外大声。

赵蔓青径直往里走,穿过小院便是主屋,她毫不犹豫的推开虚掩的门。

正对着的门口的就是立柜,两旁摆放着雕花四折屏风做隔断,整个屋里只有立柜后面站着一个老太监,低着头在清点当天的账目。

他听着吱呀的声音,以为是丫头们去各宫里送新装回来了,头也不抬,声音尖利的喊道:

赵蔓青一言不发,信步走到旁边的南榆木梳背圈椅上坐着,漠视着他。

老太监见没有回应,这才抬起眸子上下打量着赵蔓青,看她穿着雍容华贵,气度大方,定是宫里哪位娘娘贵人来的,他放下手中的账目从立柜后面走了出来打了个礼,却不知如何称呼。

长乐公主平素不爱出门,平日都是呆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面,旁人不认识她倒也正常。

僵持半天,抱琴看不过去了,宫里规矩何时这么疏散了?

她向前一步不可置信道:

老太监一听这声音,放松下来,他垂着头一脸不屑,朝着赵蔓青又微微鞠躬:

抱琴的声音他熟悉,时常来内务府闹着要东西,总在院子里嚷着说克扣了凤阳殿里的份例。

赵蔓青眼皮抬了抬,也不让他起身,漫不经心的扫视着整个院子,冷声问道:

赵蔓青把手炉往抱琴怀里一塞腾出手来,搭着椅子的扶手轻轻地敲着,冷笑道:

小说《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