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适我愿兮》 小说介绍

赵蔓青作为最没有存在感的公主,低声下气十几年,只想过安生日子。
没想到遇到一个疯批王爷,被裹挟进了朝堂争斗之中。
可她也并没有坐个凤椅的兴致啊!这破皇宫她早就待够了好吗!
既然能上了这条贼船,她就能反水!又不是恋爱脑,谁要管你死活?!
可那个工于心计的狠厉王爷薄野,死到临头还喃喃问她——
“卿卿,适君愿兮?”。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太监被戳到了痛脚,这两年凤阳殿的份例他都私扣了一些下来,抱琴来闹也没提过这个,今年便更大胆了些,全部纳入了自己囊中。他忽的出了身冷汗,颤声道:“冬衣按照份例分发,各宫里都不会短缺,只是如今人手紧张,……

《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老太监被戳到了痛脚,这两年凤阳殿的份例他都私扣了一些下来,抱琴来闹也没提过这个,今年便更大胆了些,全部纳入了自己囊中。

他忽的出了身冷汗,颤声道:

看着管事公公推诿的模样,赵蔓青气的胸闷。这些势利眼,果真是逮着她欺负来了,这种骗人的鬼话也说得出口。

赵蔓青猝不及防的伸手在桌案上重重拍了一下,摆着的整套茶具碰来撞去,承受不住她的怒气,霎时间瓷盏从案上跌落,当的一声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震得老太监身形一抖。

她压着火,声音低沉,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眼中尽是狠厉:

老太监腿脚一软,猛的跪了下来,连忙给她磕头:

抱琴立马打断他:

凤阳殿这待遇,哪儿有人送东西到屋里,向来是抱琴自己去取,听他这话的意思,可不就是说她们屋里监守自盗么?

老太监身子打起了摆子,头磕在地上,砰砰直响:

赵蔓青起一只手朝后摆了摆,抱琴识相的闭上了嘴。她低声道:

她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把东西补上了,自然不会断人生路。

可那老太监抬起头来却是一脸为难:

这位凉州王世子,她是有所耳闻的。

说好听点是世子,但其实就是凉州放在他们这儿的质子,享受着跟中原皇子们一样的待遇,说白了,也不过是个人质而已。

赵蔓青一怔,半信半疑的问道:一个别国的质子都能放出去了,景宁帝怎么拘着这几个亲生的孩子比看那狱里的囚犯都严格?

老太监不敢起身,趴在地上回她话:

话都说到这儿了,她也不在乎什么东西不东西的了,这会儿只想回去琢磨着怎么在景宁帝面前说上话,再顺便提出她这小小的要求。

好歹是亲生的闺女,总不会比不上一个捡来的便宜儿子吧?

赵蔓青想的出神,抬脚就要回凤阳殿去,完全忘记了还跪在地上的老太监。他不敢妄自猜测上面的意思,只好试探着开口:

长乐公主手一挥,心情好了,大度得很。人都走了还飘飘然留下一句话:

老太监俯跪在地上叫苦不迭,这算个什么事儿。

赵蔓青本想走的时候再刁难一下这内务府的老太监不懂礼数,不过他无意中给出了自己这么想要的消息,她分不出心思再计较这些事儿。

老太监目送这对传闻中的好脾气主仆离开后,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敲打着自己的两个膝盖,他这把老骨头,许多年没胆战心惊的跪这么久了。他叹了口气,真就跟那东五所的凉州王世子是一个样,宫里的主子们一个个都扮猪吃老虎,看着好欺负的,实际上也是惹不起的角色。

于此同时,这位凉州王世子得到了当今圣上的批准,正吩咐着人忙不迭的收拾着自己的家什。

他懒散的半躺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漫不经心的转着面前的杯盏,弄得它一会儿立着一会儿卧倒,惊险万分的在桌案上打着旋儿。

薄野幽幽道:

飞羽手里活儿不停,答得驴头不对马嘴:

薄野取下指上的玉扳指,拿在手心里把玩,漫不经心的说。

往常的新正家宴,薄野从不坐久,总觉得自己的身份混迹在他们之间显得格格不入,但今年是跑不脱了。景宁帝这回将他放出宫去,日后面对这样的事儿,他自然有百般借口可以推脱。

毕竟薄野心里根本不愿意和景宁帝这条老狗一同跨年,晦气得很。

飞羽点清楚了数,将手中的包裹打上结,快步走到薄野身边低声道:

薄野闻言坐直了身子,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他都忘了这件事儿了,好在飞羽提醒了他一嘴,从后宫里下手,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他将手中的小玩物随手一抛,叹道,

小说《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