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适我愿兮》 小说介绍

赵蔓青作为最没有存在感的公主,低声下气十几年,只想过安生日子。
没想到遇到一个疯批王爷,被裹挟进了朝堂争斗之中。
可她也并没有坐个凤椅的兴致啊!这破皇宫她早就待够了好吗!
既然能上了这条贼船,她就能反水!又不是恋爱脑,谁要管你死活?!
可那个工于心计的狠厉王爷薄野,死到临头还喃喃问她——
“卿卿,适君愿兮?”。书中主要讲述了:文和七年,农历十二月,新春伊始。皇城内外皆是无比热闹的气氛,熬了一整年好不容易到了头儿,大家欢欢喜喜的盼着新年的到来。可凡事总有例外,赵蔓青顺了件狐裘披着就从凤阳殿出来了,踏着积雪脚步匆忙的走在去宣室……

《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文和七年,农历十二月,新春伊始。

皇城内外皆是无比热闹的气氛,熬了一整年好不容易到了头儿,大家欢欢喜喜的盼着新年的到来。

可凡事总有例外,赵蔓青顺了件狐裘披着就从凤阳殿出来了,踏着积雪脚步匆忙的走在去宣室殿的必经之路上。

宣室殿的值守侍卫见她来势汹汹,赶忙进去禀报。不多时,景宁帝的大公公福寿康跟着侍卫从殿里走了出来,讪讪道:

福寿康传完了话就折身进去了,赵蔓青皱着眉,心里知道景宁帝是存心不想见她,于是转身向台阶下走去,随即跪在了宣室殿外。其时又开始下起了雪,殿前没有遮挡,落了她一头一身的白絮,慢慢的浸湿了衣衫。

赵蔓青露在外面的双手被冻的青紫,牙齿也哆哆嗦嗦的打起架来,她也不知道跪了多久,等到双腿都失去了知觉,才看到景宁帝从宣室殿里走了出来。

景宁帝身影一顿,意外道:

这时的赵蔓青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了,她一个叩头砸在冰冷的积雪里,久久后才声音沙哑道:

景宁帝不悦道,

赵蔓青不抬头,闷声道:

景宁帝语调拔高了些:他气的背过手去,宽大的袖子随之抖动,倏的一声在风中刮出了一道口子,低沉道,

景宁帝冷淡道,撂下话便不再看她,带着福寿康和小太监们离开。

赵蔓青冻得浑身僵硬,本来就厚重的衣裳又冷冰冰的黏在身上,像是背着一块巨石,她双手撑着地好半天直不起身来。

反正道上没有人,她索性腿一抻直接坐在地上,母妃这些年来惹了景宁帝的厌恶,连带着她也入不了皇帝的眼,被迫的过上了这种没爹的生活。

赵蔓青心知这样的日子赖不到庄贵妃头上,帝王之心太复杂了,不会单纯的凭借着感情做事,如今她们在宫里落到这个地步,还是因为外祖秦家在朝堂中势力如日中天。

突然,远处跑来一个小丫头神色慌张的就往赵蔓青这边赶。

见她坐在雪地里,更是当即扔下了手中的油伞,赶忙伸手去搀她:

赵蔓青两条腿冻得发麻,跟抓着救星一样撑着她的手肘站了起来,勉强笑道:

她小心的拍着赵蔓青裘衣上的雪,才发现这衣裳都冻了起来,着急道,

身边真心待她的人不多,抱琴算一个,她不忍心凶她,撒娇似的打断道:

赵蔓青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抱琴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将手里的油伞往赵蔓青那侧倾斜了一些,生怕她再淋到雪,两人一路无言的走回了凤阳殿。

到了殿上,抱琴忙伺候着她换了衣裳,赵蔓青紧紧裹着织花驼绒毛毯,身子一倒就往贵妃椅上躺了下去,努力的恢复着自己的温度。

好半天也没见起色,反倒是喷嚏一个接着一个,赵蔓青没办法,嘟嘟囔囔道:

抱琴循声望了过来却没有动作,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赵蔓青忍不住催了几句,也不见她去取,恼道,

这宫里人都不拿她当回事儿,现在她自己的人,也敢对她的话听而不闻了。

抱琴踱过来,眼眶红红的,垂着头委屈道:

赵蔓青听完眉头一紧,拧成了一个川字。她心里叹道自己过的像是个假的公主生活,她的条件感觉还不如外面的山野农妇。

赵蔓青从榻翻身上下来,将毯子顺手捋到一边,嘴里喃喃道:

抱琴看她又披上了狐裘往外走,也没有等自己的意思,只好摸了伞小跑着跟上去,

赵蔓青哼了一声,睥睨着她:她没有怪罪抱琴的意思,抱琴为了她在外面受的委屈,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赵蔓青沉着脸走在前面,

小说《野有蔓草,适我愿兮》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