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关系》 小说介绍

大二那年苏芯驾车发生车祸,爸妈哥哥死了,亲人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是苏明也挡在她面前,他成了她活在这个世界的信仰,她不能没有他。
遇到李家和之后,他把她推进地狱深渊,后来他说喜欢她,可她害怕他的喜欢,于是他散播她怀孕的消息,公布他们的“夫妻”关系,如他所愿,刘明也觉得她脏了,不要她了。
她不想活了…
从高楼跳下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解脱了,可李家和也跟着跳下来了,她觉得这太荒谬了…..。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头子,男娃子醒了,你过来看看。”婆婆把一盆子刚炒出的瓜子放在火炕边,招呼外屋的老伴过来看,老爷子从烧火的小板凳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凑过来。“闭的眼睛,哪醒了?”老爷子就着昏暗的灯光瞅了两眼,……

《强制关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婆婆把一盆子刚炒出的瓜子放在火炕边,招呼外屋的老伴过来看,老爷子从烧火的小板凳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凑过来。

老爷子就着昏暗的灯光瞅了两眼,人老了视力不好,尤其到了晚上更加看不清。

婆婆拿来水和小勺子,跨坐到炕边。

李家和微微眯起眼睛,入眼是黄色的灯光,还来不及打量嘴里流进一勺子水,索性不多,他猝不及防咳了一声。

还没等他去擦,老婆婆拿着手绢给他擦干净:

李家和意识清醒了些,他抬头打量,大红色的柜子,一台液晶电视机,通铺的大红色床。

两个老人正盯着他看,满是皱纹的黑瘦的脸上露出两只小小的眼睛,嘴角扬起浓浓的笑意。

奶奶瞅了一眼爷爷道。

李家和眉头紧皱:

老婆婆耳聋,知道他张嘴说了话,没听清楚,看了一眼老头子,老爷爷坐在凳子上点了一根烟。

他眸光一敛,好看的眉头皱起来,看的老婆婆喜欢的不得了,心道这男娃子长的真是水灵。

他目光犀利警觉,因为身体虚弱,声音低哑虚弱。

那老爷子正要回答,就听到外屋传来女人细小的声音:

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门外道:

苏芯从外面进来带上门,冷的哆嗦了两下,她拍了拍棉衣上的雪。

她穿的是王奶奶的花棉袄和花棉裤,羊毛卷似的头发扎成两根麻花辫,脸蛋红的像猴屁股,活脱脱就是个小村姑。

王奶奶说衣服是去年儿女给买回来的,她的衣服都拿去洗了,让她先穿着她的,丑是丑了点,却舒服保暖。

她跑到火炉子上烤手,纤细白净的手冻得发红,跺着小碎步:

老爷子抬头看了眼炕上的男人:

她转身去看,他支起身子,苍白的脸但五官依旧清晰好看,深邃黝黑的眼正看着她,面无表情,似乎已经看了良久。

她眸光一怔,嘴角的笑意敛去,脸色逐渐归于平静,然后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神态极为傲娇。

李家和:

两老人笑了:

两位老人对她很照顾,不能让老人看到她的臭脸,她乖巧的笑:

王爷爷笑呵呵的说。

她转身又看着男人深邃审视的目光,红彤彤的小脸都是讽刺,冷冷的看着他。

一副小人得势的模样。

声音却软糯轻巧:

王爷爷应和着说。

李家和肚子空空如也,头有些晕,也不和她计较:

她转身出去,和王奶奶问要了大米和瘦肉。

老爷爷看着外屋忙活的两个女人,昏黄的两只眼睛眯起来,笑的发出声音。

男人声音清冷。

王爷爷反应过来是炕上的男人在说话,因为烟雾太呛,眯起眼睛:

李家和眼睛眯起,每年临近年关都要回李家,今年他为了避开就跟着张文星来滑雪,想着出来放松一下。

他以为滑雪场偏远,不会有人找过来,还是他想的太幼稚浅显。

那天早上袁欢男给他打电话,因为新城开发区的那块地他用了点手段搞到手,袁家受不住,似乎要破产了。

那老东西给他打电话,让他想办法帮他,还用李穆夕威胁他,电话那边出现了李穆夕的求救声。

袁家和他那个好大哥有点娘亲血缘关系,说起来就扯远了,说白了袁家能起来都是李谦泽扶起来的。

李谦泽对他有恩,他就想着法子报恩,知道李谦泽看不惯他,就背地里搞黑手,夏天工程出了人命,差点把他送进去,这个事给他带了不少麻烦。

如今他稍微使了点手段,破产而已,没要了他的命算好的,可这货胆大包天,竟然拿李穆兮威胁他。

李穆兮可是李谦泽的亲妹妹,他就不信李谦泽不知道这事,明明知道有问题,可他还是不能拿李穆兮的生命开玩笑。

要说李家还有谁待见他,也就是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了。

分明知道有问题,可没想到问题出在了司机身上,发现时已为时已晚,眼看车要侧翻,那司机开门跳车,他和车掉入山下,这种天气,掉下去不摔死也要被冻死。

直到汽车落地他还有意识,他被倒挂在车上,全身难受,想要按下安全扣,手却用不上力。

任由鲜红温热的血顺着脸颊流下来,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后车座,入眼是一片白毛血,寒风刺骨的风灌入车内。

冷,疼

他想,这回他是真的完了。

他以为他这种十恶不赦的人最后会被人用枪打穿脑子,砍刀划破肠肚,或坐穿牢底。

不对,他这种人连坐牢的资格都没有,应该早就被枪决才对。

不管是哪种死法,都是不得好死。

不甘心,却又异常平静。

有什么不甘心的,他就是李家的一个私生子,给李家卖命的狗。

他死了,李家少了一个眼中钉,少了一个和李谦泽争家产的私生子。

只是穆兮那丫头,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

他早就该死了,心脏衰竭时就该死了,这个时候他应该被烧成一堆灰。

他早就和张文星说过,把他的骨灰和他母亲的墓碑放在一起,把他们葬在一起,他要好好陪陪那个女人。

多活的这一年也是和阎王爷抢来的,他稳赚不亏。

男人一脸懵,王爷爷见他是真的想不起来了,才问:

李家和眉头一挑,冷嗤:

王爷爷狐疑道:

苏芯端着热腾腾的粥进来,王爷爷但笑不说话,王奶奶进来给他倒了半杯水,把白色的药瓶放到他面前,让他喝药。

她端着凉好的粥放到他面前,他看着粥不说话,清冷的眼睛看着她,似乎并不打算自己动手吃。

苏芯见他醒了,还有力气给她脸色看,她就更不愿帮他了。

她可记仇着呢,当初他不是拽的厉害,屌的厉害吗?有本事自力更生。

小说《强制关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