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锦鲤妻:王爷夫君太多娇》 小说介绍

女战神夏乔睁开眼,重生在了她那傻子姐姐身上。什么?要她替嫁?对方还是个轮椅上的瘸子?
这个瘸子俊逸清秀还挺好看!脑子好使会读书!好像嫁给他倒也不是件什么坏事。
傻姑配瘸子,全村人都等着看笑话,她却触发锦鲤体质。
上山捡到人参王,下海摸到夜明珠,日子红火,盼头十足。
就是这个瘸子相公…突然站起来了!不是说他不举么?
风飞尘眉宇轻挑,星眸闪烁。
他恨不得捏着傻女人的下巴告诉她
“女人,本王可以!”。书中主要讲述了:晨曦四射,照进寒酸破旧的房间,也让夏乔刚睁开的眼睛有些刺痛。她揉着惺忪睡眼,显然还未适应眼前状况。“傻姑,太阳都照屁股了,怎得还不动身干活?真以为夏府把你安排到咱家来,就是亲戚了?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那……

《娇宠锦鲤妻:王爷夫君太多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晨曦四射,照进寒酸破旧的房间,也让夏乔刚睁开的眼睛有些刺痛。

她揉着惺忪睡眼,显然还未适应眼前状况。

耳畔传来尖酸刻薄声音。

养母刘氏火急火燎冲入房间,准备踹她起床。

却在瞧见地上沾了灰尘的半个饼子之后,吓得面容失色。

夏乔听见刘氏一声惊慌失措的大叫。

她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被掉落在地上凉透了的饼子里面,是掺了耗子药的。

少了的那半张饼,自然是被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傻姑娘夏乔’给吃掉了。

夏乔撇了撇嘴,这就是他们夏府的好亲戚?

一道柔媚声音传来,倒叫夏乔有些惊讶了。

按照原主记忆。

她这个远房亲戚堂妹夏语燕,向来是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呀。

尽管没有亲眼所见,夏乔还是听得出来,刘氏话语中满是慌张。

就是不知道刘氏是真的因为毒了她夏乔性命心虚的缘故,还是惧怕夏府的追究呢?

秋日的晨风,还挺凉,夏乔裹紧被子,继续不动声色地听着外面动静。

夏语燕打着哈欠,漫不经心道。

夏语燕语气几分厌弃,可惜夏乔还在屋里,没能瞧见她脸上阴狠神色。

夏乔听着这话,握紧拳头,好一个夏语燕,就因为一个死物簪子,要置她于死地?

难道傻子的性命,就不是人命了么?

夏乔气的够呛,她接收的原主记忆里面,这对母女,动不动就打骂原主傻姑,还让人吃不饱穿不暖地干重活儿!

她发誓,既然让她重生在夏乔的身上,就一定要给这母女二人点颜色瞧瞧!

哪知,听了夏语燕的话,刘氏非但没有责怪她。

一拍手,惊慌失措地喊叫起来。

夏乔竖起耳朵,她听刘氏那语气,怎么有些后悔自责懊恼嘞?

刘氏说的很着急,语速很快,还是被房间里的夏乔听个一清二楚。

夏乔嘴角轻蔑一笑,嫁给瘸子?那心高气傲的夏语燕能乐意呢?

果不其然,就听见夏语燕气急败坏的声音。

夏语燕话音方落下,就听见刘氏连连叹气。

听着这话,夏乔只觉得好恶心。

好一对母慈女孝的典范啊!

那夏语燕不想嫁给瘸子,就拿别的姑娘顶包?

真双标狗也!

夏乔思量着,这个时候,也该到她上场表演了吧。

夏乔学着印象中原主的腔调,开始装起来傻子。

语气之浮夸,连她自己都信服,她就是个傻子。

听着屋里传来动静,刘氏、夏语燕母女第一反应吓得魂飞魄散,她们做了亏心事,当然怕鬼敲门。

紧接着便大喜过望,夏乔眼睁睁看着她们两人火急火燎前后紧随地冲进小破房里来。

刘氏一改往常在夏乔面前的穷凶极恶,她端起来桌子上那有些寒凉的水,笑里藏刀地要给夏乔喂进去。

夏乔逮准时机,直接闹起来,手稳稳地落在水碗上,径直打翻,淋湿了刘氏今天才换的新衣服。

站在夏乔旁侧的夏语燕见状,如同往常一样,扬起手臂,就要打在夏乔的身上。

夏乔假装惊慌失措乱蹿,将夏语燕撞倒在地。

很凑巧,夏语燕今天戴着的,就是她那最心爱的双色重瓣芙蓉玉簪。

夏语燕摔倒在地上,插得不够紧的簪子也掉落出去老远。

夏乔看准时机,一个用力踩上去,簪子应声而断,她碾了两下,玉芙蓉花碎成粉末。

呵呵,她夏乔前世好歹也是闻名大明国的‘飞羽将军’女战神。

就不信,还治不了眼前的夏语燕跟刘氏母女二人!

夏语燕一声哀嚎大吼道,扑了上来,就要同夏乔拼命。

夏乔自然也不甘示弱。

一旁刘氏无语,自己女儿还没碰到半分呢,这傻子就瞎叫唤,跟谁学的啊?

夏乔自知,她现在这身份本来就是傻子,即便是做出再不符合常理的事儿来,也是意料之中的合理。

谁叫她是傻子呢?

夏乔怪吼着,冲向夏语燕,直接开始薅她的头发。

将对方原本梳好的扒角双髻和红缨彩线直接拽弄开,大把乌黑头发伴随着夏乔的蛮力拉扯掉落下来。

夏语燕被夏乔压在身下并被钳制住,她急忙朝一旁刘氏呼救。

刘氏见状也慌了,女儿就是她的命根子,她还打算让貌美如花的女儿夏语燕嫁入达官贵人之家,好带她享清福呢。

要是头发被夏乔这个小贱蹄子薅光了,会容颜大损的。

到那时,一切幻想美梦可就都泡汤了!

刘氏急忙上前去拉架,却发现,夏乔这丫头傻倔如牛。

她一个大人,还弄不过这个十七八的小傻姑。

她一时情急,冲到院子里,抄起来锄头,就想用这个敲打夏乔。

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夏乔猛地转身看向刘氏,目光冰冷,浑身充满着杀气。

这可是她厮杀战场,用一将成万骨枯来成就的将帅气势。

只是一个眼神,就将农妇出身的刘氏给威慑住了。

吓得刘氏手中的锄头‘当啷’一声掉落。

她甚至都不敢再去捡起地上锄头。

趁着夏乔坐在破木床榻上喘息之际,刘氏立即拉起地上满脸泪痕的女儿夏语燕,两人跑出了破柴房子。

小说《娇宠锦鲤妻:王爷夫君太多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